<input id="ogceq"><tt id="ogceq"></tt></input>
  •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名流派對    >    我們愛電影

    《非常律師禹英禑》“消費”自閉癥人群了嗎?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2年8月25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我的名字叫禹英禑,正著念倒著念都一樣,黑吃黑、多倫多、石榴石、文言文、鹽酸鹽、禹英禑?!?

    最近,很多朋友都聽過這段自我介紹,這是《非常律師禹英禑》(下文簡稱《禹英禑》)中的經典臺詞。這部劇在韓國創下驚人的收視紀錄——首播收視率只有0.948%,但之后收視率不斷翻倍,目前收視率已經突破15%,跟首播時相比已經翻了16倍。這部劇同步在Netflix播出,連續多日位居全球播放榜的TOP5。韓流在內娛遇到冷卻的背景下,《禹英禑》也難得地在微博掀起廣泛討論,豆瓣評分高達9.2分。

    《禹英禑》并非頂級韓流巨星出演的劇集(雖然劇集火了,女主角樸恩斌晉升頂流),也不是大投資、大IP的重磅制作,就連它的劇情看上去亦顯得簡單:一個有自閉癥的新人律師禹英禑,如何應對一個個案件的挑戰,如何成長,如何收獲美好的愛情。

    從類型劇角度看,《禹英禑》是頗為常見的律政職場劇,它得以爆紅,得益于編劇在常見的框架里,將方方面面做到極致。

    首先,劇集基本是一集一個案件,案件對各種社會問題有所隱喻,案件自身包含精彩的起承轉合,敘事節奏快,能夠引人入勝。其次,禹英禑自閉癥的設定,讓這個職場新人顯得與眾不同,她對案件的處理不同于一般的律師,她在職場中面臨的困難、經歷的成長,具備新的看點。再則,劇集的主人公雖然是特殊人群,但《禹英禑》不賣慘、不聲嘶力竭,相反,它對世界有著柔情和善意的想象,禹英禑身邊有許多溫暖的好人,他們的感情互動令觀眾如沐春風、治愈力十足。最后,《禹英禑》將鯨魚這個意象貫穿始終,讓它成為禹英禑孤獨時的陪伴、心動時的雀躍、靈光乍現時的共鳴,讓《禹英禑》彰顯出極致曼妙的想象力,讓它成為這個機械復制時代里不可替代的那一類具有“靈韻”的作品。

    《禹英禑》

    是否在消費自閉癥群體?

    隨著《禹英禑》的熱播,一眾好評聲中,一個更具現實性的議題也愈發引起公眾的討論,即,主人公禹英禑是自閉癥,她是社會上的特殊群體,當編劇對這個群體進行刻畫時,是否美化了主人公的“疾病”、淡化群體的困境,造成社會對這個群體誤解的加深,從而導致這部劇雖然火爆,卻可能給自閉癥患者或其家屬帶來某種情感上的傷害?

    最近韓媒刊登的對于編劇文智媛和導演劉仁值的采訪,他們并不避諱這一質疑。導演直言,“實際上大部分自閉癥患者都不像禹英禑這樣,他們會經歷更多的困難,如果那些人看到電視劇后感到更傷心的話怎么辦?”“如果有自閉癥患者產生了只有具備特定能力才能有價值,才能成為主人公的相對剝奪感,我們既理解也覺得遺憾”。

    哪怕再喜歡《禹英禑》,我們也不得不承認:禹英禑無法代表自閉癥這個群體;自閉癥是一個譜系,禹英禑是這個譜系里的“阿斯伯格綜合癥”,是相對“幸運”的一種,因為這一類自閉癥病人沒有明顯的語言和智能障礙,甚至因為對某一領域的投入而成為天才,比如劇中的禹英禑因為對法律的執迷,變成一名天才律師。

    可惜的是,現實生活中絕大多數自閉癥不是禹英禑這樣的,也不會像劇中的禹英禑那么可愛、那么閃閃發光,他們甚至連基本的生活自理都無法做到……那么,這部劇是否構成對自閉癥群體的“消費”?

    導演的回應中有一句話說得很妙,他說:“站在制作人的立場來看,觀眾們如何享受這部電視劇并不值得過度討論,但要謹慎地說出我的意見的話,只能說將以往電視劇中很少出現的人物為素材制作了電視劇,并且獲得了很高的人氣,所以產生了以前沒有想過的問題意識。希望明事理的觀眾們通過討論和輿論,建立這個時代的標準?!?/p>

    換句話說,我們對于自閉癥群體的“問題意識”,比如影視劇該如何表現他們、該如何避免對他們造成傷害、我們該如何更好地與他們相處,是經由《禹英禑》“看見”他們以后才產生的。在此之前,以自閉癥為主人公的電視劇作品少之又少、爆款的更是幾乎沒有,大眾對自閉癥的了解也非常少,自閉癥群體反而是處于一種被遮蔽、被遺忘的狀態。

    所以,暫且不論《禹英禑》是否“消費”,無可否認的是,它讓自閉癥患者被“看見”了,它讓這群在話語權、資源、權利等各方面處于脆弱狀態的人群,第一次以如此正面的形象進入主流社會的視野。而讓弱者被“看見”,從來都是文藝作品的職責和使命。

    文藝不等于現實的復刻

    只是,如何才能被“看見”?觀眾的注意力非常有限,假若一部關于自閉癥的作品不受歡迎,觀眾看不見,“問題意識”亦無從產生。而既然是文藝創作,必然有題材的選擇、有適當的虛構、有藝術化的處理,這一切為的既是提高作品的完成度,也是為了讓作品抵達更多觀眾。

    因此,批評《禹英禑》跟現實“不像”的觀眾必須明白這一點:文藝不等于現實的復刻。我們不能苛求《禹英禑》面面俱到涵蓋自閉癥的所有譜系,不能一廂情愿地以為更多呈現自閉癥群體的艱難,就能調動觀眾的更多同情。一部影視作品,首先必須遵循的是影視的邏輯、是它主題表達下自身的邏輯,否則觀眾可能連看都不看。

    就《禹英禑》來看,編劇的意圖不是對自閉癥的科普、不是“賣慘”以博取同情、也不是控訴自閉癥群體遭遇的歧視和不公——雖然劇集不同程度涵蓋這些元素;編劇直言,“就像其他電視劇的主人公一樣,禹英禑這個角色也是創作者們為了電視劇而帶有意圖創作的角色”,劇集的大方向是通過一個自閉癥律師的律師生涯,彰顯專業、可愛、朝氣蓬勃、有同理心的魅力,并給觀眾溫情、浪漫、治愈、幸福的觀劇體驗。

    用“無知之幕”,

    建立新的“時代標準”

    事實已經證明,《禹英禑》成功了,也因為它的成功,自閉癥群體被更多“看見”,我們產生了更多的“問題意識”,并試圖去“建立這個時代的標準”。譬如文藝作品雖然擁有虛構的特權,如何在確保特殊群體被“看見”的同時,避免讓觀眾止于廉價的同情或感動?現實生活中,自閉癥群體并不那么容易交流和相處,普通人該以什么樣的態度應對?最困難的往往不是自閉癥患者本人,而是照料他們的親屬,社會該如何給予他們更多的物質救濟和精神支持?

    “時代的標準”之一,是一種“無知之幕”的態度。所謂“無知之幕”,羅爾斯在著名的《正義論》如此解釋,它是“假定各方不知道某些特殊事實。首先,沒有人知道他在社會中的地位,他的階級出身,他也不知道他的天生資質和自然能力的程度,不知道他的理智和力量等情形。其次,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善的觀念,他的合理生活計劃的特殊性,甚至不知道他的心理特征……‘無知之幕’旨在建立一種公平的程序,以使任何被一致同意的原則都將是正義的”。

    “無知之幕”打開一扇思維之窗,提醒了我們: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是自閉癥群體,有可能是窮人,是殘障人士,是下崗工人,是性少數群體……假若我們始終保有“無知之幕”的思維和同理心,我們在做一項決策或形成一個判斷時,才能“像弱者一樣去感受世界”,從而抵達一個充滿人文關懷而非弱肉強食的社會。

    《禹英禑》中,讓禹英禑勇敢跨出那一步、接納了愛情的李浚浩,就是一個能夠從弱者立場出發去感受世界的人。當他遇到在旋轉門前踟躕不前的禹英禑,他不是以所謂正常人的思維,指責禹英禑怎么過不了、或者要求禹英禑像其他人那樣直接走過去。他體認到禹英禑的困難,從禹英禑的立場想辦法,他與禹英禑跳著華爾茲走出旋轉門,這才有了劇中令人心動的一刻。

    這一刻,打動人的不僅僅是愛情的悸動,更是人心的善意與惻隱。李浚浩溫柔的同理心,或許就是我們“看見”自閉癥群體、形成“問題意識”后,應該建立起的另一“時代的標準”——不歧視,不另眼相待,而是理解并接納他們與世界相處的方式。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非常律師禹英禑》“消費”自閉癥人群了嗎?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和护士长疯狂作爱
    <input id="ogceq"><tt id="ogceq"></tt></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