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ogceq"><tt id="ogceq"></tt></input>
  •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V趣味    >    旅行度假

    炎炎夏日 何以戶外|這五位戶外運動達人告訴你答案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2年7月28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今年夏天,社交平臺上關于戶外運動的討論只增不減,不難發現,有越來越多的人正在愛上戶外運動。

    我們邀請了5位戶外運動達人分享了他們的故事,他們穿越過曠野、攀登過高峰、潛入過洋流……讓我們跟隨他們的腳步,一起在自然中內觀自己,在風中感受呼吸。

    在一次環球背包旅行之后,張玫毅然辭去在麥肯錫的工作,創辦了碧山旅行WildChina,致力于為喜歡旅行的人們提供可持續的深度定制路線。熱愛戶外的她借此架起一座橋梁,影響更多的人勇敢地走出去,用腳一步步丈量這片美麗的土地。

    在蒼山腳下長大的張玫,身上有一種天然的野生感。從她有記憶以來,大自然就是她的游樂場,一切娛樂項目都跟著季節走:春天賞花,夏天玩泥巴,秋天從田里摘了麥桿來吹泡泡,冬天跟著大人去山里泡溫泉。對自然原始的直覺引領著她走進曠野,融入大自然,與戶外徒步無縫銜接。

    張玫還記得她的第一次徒步之旅,那是1999年在云南,碧山旅行的每條路線在開發出來之前,她都堅持親自體驗整個過程。東起瀾滄江,西至怒江,沿著唐古拉山脈向南延伸,有個叫迪麻洛的小村子,張玫想要從那里出發翻越碧羅雪山,目的地是山另一邊的茨中。從怒江峽谷到湄公河峽谷,翻越這座海拔超過4000米的滇西秘境一共需要四天時間,必須向導帶路。張玫在村公所找到了當地唯一的向導阿落。那四天,阿落帶著她感受了原汁原味的自然生活,他們以天為棚,以地為席?!斑@才是戶外徒步的魅力,無關昂貴的高科技裝備,而在于人的智慧。他對大自然的理解和運用,跟自然融在一起的那種靈性與舒適,讓我覺得非常了不起?!?/p>

    “當你沒有真正走到戶外的時候,可能會有很多擔憂,覺得需要一些高科技的裝備來給你安全感。但當你真正走出去與自然零距離接觸后,一切裝備、攻略、目的地都變得不再那么重要了?!蓖讲讲皇侵苯泳鸵ヅ乐榉?,可以嘗試從家旁邊的小公園開始。

    一直以來,張玫的徒步之旅都是走到哪兒就在哪里停下,就地取材或是請當地人給做頓飯,徹底將自己融入當地的風土人情?!巴驮谀惴怕_步的過程中收獲了最多的體驗。走過的地方越多,人越會對大自然產生一種非常強烈的情感連接,你會打心眼里希望那個地方變得更美好。不扔垃圾,不制造噪音打擾野生動物,這些行為就變得很自然,對不對?”真正要保護好大自然,需要公眾整體意識的提升,意識到這是每一個人的責任,戶外徒步就是要鼓勵人們在一定行為規范的基礎上走到自然中去。張玫也希望國內旅游景區、公共設施的管理者能夠意識到,保護自然不等于把人放在自然的對立面。公園里禁止踩踏的草坪、景區里被護欄圍住的風景,游客只能坐著大巴沿著固定的路線觀光......這些“其實跟保護沒有絲毫關系了”。

    盡管最近幾年,疫情讓碧山旅行面臨前所未有的沖擊,但張玫對于戶外徒步依舊保持著最初的熱情與期待。她夢想未來可以帶著更多的人去探索中國各個角落那些神秘之境,把云南的茶馬古道變成一個像阿帕拉奇或者是太平洋屋脊山道那樣的徒步者的天堂,給我們以及下一代創造一個更安全、更容易實現的與自然親近、學習的機會。

    作為中國第一位完成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攀登并最后一個緯度徒步抵達南北極點的漢族80后職業登山運動員,黃春貴在登山這件事上從未停止自己的腳步。他和奧運圣火一起登頂珠峰,與妻子在雪山舉辦婚禮,將愛好做成了終身的事業,并正在將登山這項運動介紹給更多的人。在他看來,登山從來都不是對于高度的征服,而是永遠保持敬畏。

    對于雪的渴望,成為一個原點,改變了黃春貴的一生。登山,從他的愛好,也變成了他的事業。

    從云南騰沖走向北京求學的過程中,時逢中國農業大學的登山社“峰云社”成功登頂乞力馬扎羅雪山,這也是第一支前往國外登山的大學生隊伍。他們那種對于登山的熱情感染了黃春貴,也由于自身有著出生于次高原地區、山地區域所帶來的天然優勢,加入了峰云社的黃春貴,在2005年5月4日第一次登山中,便成功登頂四姑娘二峰,那山上的皚皚白雪,讓他終身難忘。

    回顧第一次登頂的經歷,黃春貴覺得當時的自己有著初生牛犢的生猛與新手的冒進。體能優勢,讓他輕松到達四姑娘大本營,也多少放松了對于高反的警惕,一度參與到物資搬運和整理中。然而高反襲來,他失去了A組登頂的機會。但他很快調整,實現了三次登頂(同隊伍一起登頂,返回取相機再次登頂,幫助隊友在關門時間前登頂),這也讓他在峰云社“一戰成名”。第一次,便如同星火燎原。

    在峰云社的日子,黃春貴跟隨著社團一起,保持著每年兩次登雪山的節奏,攀登的海拔高度也從6000米達到了8000米。大學三年級時,他入選了中國登山隊對奧運圣火珠峰傳遞的選拔。兩年時間的集中訓練,讓黃春貴從一個新晉登山者,快速成長為一名職業的登山運動員。

    對于所有的登山者而言,珠峰無疑是特別的。對黃春貴而言,亦是如此。

    2007年,黃春貴攀登珠峰,同時也在過程中擔負著跨營運輸的任務,負重15-18公斤,從6500米的營地運輸到7790米的二號營地,這也是加入國家登山隊的考驗之一。當時吸氧的臨界點是海拔7800米,在不能吸氧的過程中,黃春貴最終完成了挑戰,也收獲了登山隊伙伴們的認同。

    2008年5月8日,這個日子對黃春貴和中國登山人來說,都是重要的高光時刻。奧運圣火成功登頂珠峰,火炬在最高峰閃耀的一刻,黃春貴以第四棒火炬手的身份進行了傳遞。經歷了數年的準備,黃春貴在實現了登頂珠峰愿望的同時,也與其余幾名火炬手一起兌現了七年前中國申奧成功時承諾的奧運圣火要在珠峰進行傳遞的諾言。

    2015年,彼時黃春貴從大學校園畢業后已投身商業攀登領域,正在經歷個人職業瓶頸、職場關系冰點的他,決定再次攀登珠峰。相較之前的兩次北坡路線,那次他選擇了南坡路線。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那次攀登竟在珠峰遭遇地震引發的雪崩,那也是黃春貴第一次經歷的最大的災難。當時,他所處的營地正位于整個南坡營地的最高處,離冰川很近,每天都有一些小的冰崩、雪崩。地震時,他還以為是常規的小型雪崩,甚至還準備拿相機去記錄,直到氣浪將他和相機一起掀翻在地,被雪掩埋。所幸氣浪中只帶了雪花,沒有碎石,所以沖擊力不大。事故發生的當天,黃春貴和其他幸存者一直都在參與救援,沒有太多的緊張情緒,當大本營恢復通訊后,來自家人友人的關心才讓他感受到災難發生時的震撼。

    而在經歷了生死一線后,黃春貴也經歷了與自己的和解。經過那次珠峰地震后,在登山事業上他開始獲得更多商業運營的自由,也從過往的線路研究,到主動出擊,尋找屬于自己的營地——在崗什卡雪山腳下,打造了專門的登山大本營。這座大本營,被稱為是離城市最近的雪山,也可以讓登山新手完成雪山登頂的體驗。

    “登山運動不像其他的運動,沒有競技類的比賽,更多的是挑戰個人身體極限和團隊配合,所以登山又分為兩種體系:一種是商業攀登模式,面向大眾提供登山技術支持和服務;另一種是自主攀登模式,靠個人技術去攀登,甚至研究新的路線?!秉S春貴坦言,在國內,相當長的時間里,自主攀登在登山領域比較受追捧,但他出于對家庭的考慮,選擇了商業攀登,職業化,但相對風險低。在多年的運營中,黃春貴組織過無數次商業攀登,同時他也和央視、紀錄片團隊合作,講述關于攀登的故事,將他所理解、接收到的國際先進的登山理念更好地進行傳播,也在督促這個領域能夠更細化、更專業。

    黃春貴帶過很多人登山,包括一些名人:王石、張朝陽、吳京、孫楠等。在他看來,登山更多的是關于人,每個人都可以從登山這項運動中找到不同的心理收獲。他希望讓更多的人看到登山的魅力所在。

    在所有不能遠行的日子里,黃春貴沒有停下探索的腳步。連線時,黃春貴正在青海的三江源考察,剛剛從新開設的城市周邊露營地的深圳轉向青海的他,開始了對新大本營的尋找之路。

    他在登山中,找到了自己,經歷過生死,收獲了愛情。

    關于登山,黃春貴說,安全、環保、科學、文明,帶著敬畏之心。每個人都可以有一個關于攀登的夢想。

    作為水下攝影師,潛水自然是日常,但Kate Bellm也無法割舍沖浪、攀巖、騎行所帶來的刺激與享受。生活在一個得天獨厚的西班牙島上的她,步履不停地開啟著一次又一次的冒險之旅。

    來自英國倫敦的攝影師Kate Bellm正在過著讓我們羨慕又不敢輕易嘗試的冒險生活:六年前,她毅然逃離大都市,搬到了位于地中海的一座離島上工作和生活。常伴她的除了照相機,還有天空、山巒和大海。

    事實上,Kate Bellm選擇居住的島嶼并非默默無聞。馬略卡島是西班牙久負盛名的旅游圣地,是巴利阿里群島的最大島嶼,常年沐浴在陽光之下。這里不僅有世界文化遺產,是騎行愛好者的最佳目的地,還是著名的“情侶之島”。1838年,墜入愛河的波蘭鋼琴詩人肖邦和法國近代女權主義文學先驅喬治·桑曾逃離城市,在馬略卡島上居住過一段時間。在這里,肖邦譜寫出了《雨滴》(降D大調前奏曲),而喬治·桑則寫下了著名的《馬略卡的冬天》,這本書至今還在島上的書店里售賣著。

    馬略卡島一直在接納著做好準備過不一樣生活的人們,這里居住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戶外運動愛好者。潛水、沖浪、攀巖、騎行,戶外運動在Kate Bellm的海島生活里占據著重要的部分,也是她攝影創作的靈感源泉。對她來說,大自然是最完美的治愈劑,一次潛水就像一次冥想,可以讓人忘掉一切,進入到接近徹底自由的自我狀態里。

    在差不多12歲的時候,Kate Bellm就意識到了自己對攝影的熱愛,從此對拿起相機拍照片這件事一往情深。搬到島上后,她的鏡頭總是對準天空、海洋和人。她經常為島上無拘無束的男孩女孩們拍照,在她的照片里,這些年輕又漂亮的人爬到山上、躍入海中,仿佛完全卸下了世間的種種枷鎖,像植物般和山脈融為一體,像魚群般在海水里暢游。Kate Bellm的照片可以說是對“釋放感”的一種視覺詮釋,給匆匆忙忙的都市打工人呈現了一個海島夢境。而對Kate Bellm本人來說,這種和當地人相知相融的拍攝體驗也帶給了她無限的生活動力,讓她有能量繼續自己冒險的選擇。

    除了攝影之外,Kate Bellm和丈夫還計劃于明年開啟他們的另一段“冒險旅程”——這對夫妻正在籌備他們在馬略卡島上的第一家酒店。關于這件事,最讓她頭疼的是一開始酒店選址的問題。他們希望把酒店建在島上的世界文化遺產地區,而要想在那里買下一棟歷史建筑改造成酒店,意味著需要無數的前期溝通和文件簽署,甚至要和幾百年前的合同打交道。不過,這些似乎都難不倒這位深愛馬略卡島的自由攝影師,她打算未來繼續扎根在這里。

    平凡生活里的冒險,就像巖石縫里擠出的小小的紅色花朵一般,總能讓看慣相似風景的旅人們瞬間興奮起來。Kate Bellm來自一個六口人的大家庭,小時候她曾跟著家人一起去印度和越南遠途旅行,也許正是那種對于探索和旅行的童年記憶為她此后的人生埋下了冒險的種子,也打開了一扇門?!拔铱偸窃跍蕚渲乱淮蔚拿半U”,Kate Bellm這樣說。起初她來到馬略卡島的時候只打算停留三個月,但暫住之后卻情不自禁地愛上了這里的自然風光和人文景觀。島上點不到食物外賣,交通也不是最便利的,可是一旦適應了這里的節奏,便能體會到海島人生的絕佳質感。

    當生活回歸到自然本身,人的欲望值便會降低,開始真正集中到自己的內心上來。而Kate Bellm的質感生活,也許就是來自她對內心的耐心傾聽。她是一個樂水型的人,隨遇而安,喜歡一切瀑布、湖泊、河流和海洋。她給戶外運動初學者的建議也很簡單:只要走出門去,細心觀察周圍的事物和小細節,即使是停在花瓣上的一只瓢蟲,也要留心觀察,它定能給你不一樣的感受。

    在自然中內觀自己,在騎行中感受呼吸,二者合二為一,摩托車騎行由此成為自由制片人曹小川生命中的冥想載體。風在耳邊呼嘯而過的時候,她任憑意識流淌,不去思考,只是專注于自己的呼吸。那是一種完全不同于都市生活的自由,將自己投擲于天地間,享受人與自然之間最純粹的關聯。無需太多情緒形容,一切回到最基本的感官回應:只要在路上,就會很開心。

    騎行七年,最初曹小川接觸摩托車的契機其實很簡單,她喜歡兜風,不管以任何形式,只要有速度與激情的那種感覺,她就會為之著迷。尤其騎摩托車,可以讓她全身心地感受到自由,每一個細胞都能呼吸到來往的風,又或是從泥土與樹林中氤氳而來的自然氣息。

    細數過往的騎行經歷,幾乎每一次都能給她帶來不一樣的體驗。但最令她難忘的,還是在2016年她生日那天,和三個朋友從大理出發,自西雙版納的磨憨口岸騎行出境,途經老撾,在日落時分抵達了泰國?!白o照上面蓋的戳都是我的生日日期,而且是三個國家?!痹倩叵?,一切都清晰如昨日。沒有過多商量,也沒有萬事周全,更多的是一次佛系、享受的騎行之旅,甚至當天途經三國,也只是機緣巧合的浪漫。她和朋友們沒有特地安排行程,只想出去一個月,這一個月能去到哪兒就去到哪兒?!澳康牡夭皇亲钪饕?,更重要的是可以在路上。只要在路上,就會很開心?!?/p>

    而她回想起自己的第一次長途騎行經歷,事實上也沒有提前規劃很久。當時她的狀態不是很好,想和朋友們一起騎摩托車出去轉轉,大家意向一致,便一起騎行去了拉薩。一路行至香格里拉,過了奔子欄,下一站就是梅里雪山。由于云南山路特別多,高低起伏的地形總是阻擋視線,所以一路上她都沒有看到特別喜歡的風景。直到轉過一個彎道時,一座雪山毫無征兆地橫在她面前。

    盡管心中滿懷著對原始自然天地的憧憬,但曹小川還是在看到那座雪山時感受到內心被前所未有地擊中。她的第一反應就是哭,不是自我感動又或矯情,而是完全被震撼,折服于大自然的磅礴之美?!昂髞砦铱催^很多的雪山,去過很多的地方,但再也沒有第一次看到那座雪山時那樣的心情。在那個時候,你可能什么都不想,你就只想站在雪山面前,靜靜地跟它呆一會兒?!?/p>

    當年騎行的那條路如今已經成為一條幾乎被廢棄的老國道了,今年五月,曹小川特地開車又去了一次,想再感受一下當時的悸動,然而經歷早已不同于往年,但幸運的是,她仍不乏感慨,“我自己又獨享了那座雪山啊?!?/p>

    摩托車騎行的經歷,讓曹小川意識到自己其實是個很勇敢的人,她像扔一顆球一樣把自己投擲出去,與自然天地不斷碰撞,才看到了在日常生活中看不到的自己的另一面。與生俱來的探險精神也讓她對大自然有著無限的好奇,在騎行過程中她更加敏感地覺察到自己的每一寸肌理、每一次呼吸。這些細微的感受讓她更加了解自己,“在自然中內觀自己”,她如是說。

    從國內熊貓超級山徑賽,到西班牙加納利島超級越野賽,在跑者張媛經歷的所有賽事中,無論遇到怎樣的困難,她都沒有想過退賽。于她而言,哪怕是走也要走到終點。跑者無捷徑,越野跑的每一步都需要腳踏實地地去完成。張媛也由此得到激勵,面對人生,“好像沒什么事是完成不了的,只要能堅持下去”。

    九年前,因為工作的關系,張媛開始接觸跑步。對當時的她而言,只覺得玩越野跑的那群人特別瘋狂。她印象最深的是2014年,她負責TNF100北京國際越野跑挑戰賽,地點在門頭溝。家住在南三環的她,當天四點就起了。開車去現場的路上,她很疑惑,為什么這群人可以做到這么早起,就只是為了一個跑步活動。直至到了現場,她看到每個人的狀態都特別亢奮,人群中好像只有她一副沒睡醒的樣子。再加上現場動感音樂的影響,那一幕深深擊中了她,“那個畫面給我的視覺沖擊還蠻大的,讓我有一種沖動,有一天我也想去跑一場越野賽?!?br/>

    兩年后,張媛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場越野賽。她和朋友一起去參加雙人越野賽,然而在她看來,那更像是一次大party。大家一起跑步,然后拍照記錄,娛樂屬性遠大于真正越野跑的嚴肅性。

    去年十月,她去西班牙求學,迅速在新的環境中展開了自己的越野跑計劃,參加了西班牙加納利島超級越野賽。那是她在西班牙參加的第一場賽事,也是有史以來最感觸的一次。因為疫情影響,那次賽事算是重啟,來自德國、荷蘭、瑞典、西班牙等國家的選手匯集一堂,蓄勢待發地迎接一場全力以赴的奔跑。

    記憶鮮活,大多因為故事令人難忘。在這場比賽中,張媛遇到了同樣只身前來的熱愛越野跑的女孩,她們互換聯系方式,相約下一場越野跑見;也遇到了一位七十歲的老奶奶,跑得比她還快;還遇到了因為自己不慎摔倒,前來攙扶關心她的熱心的跑者。盡管都是陌生的面孔,但在那個當下,越野跑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去掉了被標簽化的社會身份,回到最本質的問候:你從哪里來?你為什么喜歡越野跑?你之前都跑過哪些賽事?

    “我記得當時跑到終點,看到那些具有當地特色的歡迎儀式,看到每個人抵達終點的亢奮,眼淚就流了出來?!比缓笏D身向終點的拱門和旁邊給選手加油的人們深深鞠了一躬。這是她從跑第一場越野賽就養成的習慣,一方面是在向自己鞠躬,因為沒有放棄堅持到終點,超越了昨天的自己,這讓她很感動;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她之前也做比賽,知道一場比賽的背后有多么不容易。

    聊起為什么喜歡越野跑,張媛的理由很簡單:首先她本身就特別喜歡大自然,無論跑步還是走路,哪怕躺在大自然中她都會享受當下;再就是越野跑的多樣與未知永遠令人著迷,盡管有地圖指引,但實際的地形不能完全預知,需要自己不斷去尋覓前方的路,“只有跑完第一個公里之后,我才能知道第二個公里是什么樣的?!?/p>

    張媛喜歡在跑步時數自己的步子,從零開始,到百就停,然后想起來,就再數。這個過程讓時間變得很慢,但不會有浪費時間的感覺,相反,她覺得因為這些放緩的時間,而讓每一天有所延長。一切都變得腳踏實地,因為跑者無捷徑,每一步都需要自己去完成。

    圖片:受訪者提供

    撰文:寶夢之(張玫)、朱凡Juvan Zhu(黃春貴)、

    Gemma Guo(Kate Bellm)、西貝(曹小川、張媛)

    編輯:西貝

    美術:羅蘭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炎炎夏日 何以戶外|這五位戶外運動達人告訴你答案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和护士长疯狂作爱
    <input id="ogceq"><tt id="ogceq"></tt></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