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ogceq"><tt id="ogceq"></tt></input>
  •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潮流服飾    >    星秀場

    一部劇捧紅了她 她卻用自己的風格美出圈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2年8月05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提到近幾年的高話題度女孩,肯定少不了Hunter Schafer的名字。

    2022秋冬高定周過去有段時間了,仍然忘不了她在Schiaparelli秀場的造型,黑色抹胸裙和金色首飾的打扮既華麗又性感、漂亮。

    她在演藝事業上也有新消息——最近預告的兩部新片,《饑餓游戲》系列的前傳電影《鳴鳥與蛇之歌》和驚悚片《布谷鳥》,Schafer都將作為重要角色參演。

    這意味著,她將從小熒幕正式跨入進電影圈。

    《布谷鳥》首張劇照

    相信很多人認識Hunter Schafer,是因為熱門美劇《亢奮》。

    這部聚焦美國青少年青春煩惱的電視劇,在2019年的夏天橫空出世。播出后立馬成為Gen Z一代最愛的劇集,順勢也帶火了劇中多位新人演員。

    當中人氣最高的兩位,一位是扮演問題女孩Rue的Zendaya——憑此片獲得了艾美獎最佳女主角;另一位就是Hunter Schafer,出演為她量身打造般的跨性別女孩Jules。

    誰會不愛Jules呢?

    當鏡頭掃過她的熒光色眼妝、純真的笑容,好像整個屏幕都有了“光”。

    還有她在陽光下騎單車的畫面:穿糖果色衣服的女孩,快速地踩著單車,粉色頭發在身后飛揚,美好得令人眩暈。

    與此同時,這也是一個能讓人產生共鳴的角色。

    許多人看完《亢奮》特別篇中Jules的獨白戲后,表示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戲劇。因為Schafer的表演是如此真實,直白的臺詞,不加任何技巧上的修飾。你能從她說的話,警惕不安到陷入美妙暢想的表情,感受到巨大的情感沖擊。

    之所以會有如此驚喜的表現,一方面是因為Hunter Schafer沒有接受過專業的表演訓練。她在劇中呈現出來的愛與掙扎、迷惘與憤怒,是她代入角色后出于本能的情感釋放。

    另一方面,Schafer是特別篇的編劇之一。

    當時她剛從情緒低谷中走出來,在一場公路旅行中接到導演Sam Levinson的邀約。她在對方的指引和鼓勵下,將自己想象成Jules的一部分,同時將自己的經歷,從迷惘不安到自我接納的情感變化加入進去。

    比如,Jules告訴心理醫生,她正在考慮停用雌性荷爾蒙,因為她意識到自己的女性身份,自己的身體、性格和靈魂,都是圍繞著男性想要的樣子構建的。

    這種自我矛盾的情緒,聽起來很熟悉。但在描寫LGBTQ+人群的影視劇中并不常見,Schafer想要做那個“打破局面”的人。

    就這樣,她寫完了第2集的劇本。

    跟劇中的Jules一樣,Hunter Schafer也是一位跨性別女孩。

    1998年出生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羅利市,用她自己的話說“這是一個性別關系傳統保守、文化單一的地方”。青少年時期的Schafer,對自己的性別身份充滿了困惑和掙扎。直到13歲,她終于鼓起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并在家人的支持下,開始進行激素治療。

    在遭受質疑、不確定和自我懷疑的時候,漫畫和網絡為Schafer提供了一個宣泄口。漫畫故事里的主角,永遠是無法融入人群、特立獨行的那一個;而彼此未知的互聯網世界,可以讓人們忽略她的身份,把關注點放到她的藝術創想上。

    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里,Schafer在高中偶像、“13歲小屁孩時尚偶像”Tavi Gevinson創辦的線上雜志平臺《Rookie》上分享創作,從插畫、拍照到文案和排版,都由她一手搞定。

    后來跟《亢奮》的導演團隊溝通劇情時,她也經常借助插畫,以便更具象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不過,在社交平臺上被發掘之后,Schafer先是成為了一名模特,還曾為Dior、Maison Margiela、Miu Miu、Mugler等許多品牌走過秀。

    Dior Fall 2018 Couture

    Dior Spring 2019 RTW

    Maison Margiela Fall 2018 Couture

    Miu Miu Resort 2019 RTW

    Mugler Spring 2021 RTW

    她一邊當模特,一邊積極準備著進入中央圣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求學。就在此時,Schafer接到了《亢奮》第一季的試鏡通知。最終,這個劇本以及像是為她量身定做般的角色打動了她,這才有了后來從模特轉型為演員的故事。

    但Schafer與時尚圈的緣分并未結束,反而帶來了新的機遇——成為Prada的廣告模特。

    Prada 2022秋冬廣告里,穿背心、梳背頭、氣質雌雄莫辨的Schafer,和那支帶有咬痕的粉色鉛筆,講述了她的成長故事:性別流動和畫畫。

    去年Schafer在Met Gala上話題度拉滿的“機械姬”禮服,也是Prada為她定制的,靈感源于品牌1999年秋冬系列中的經典設計。

    佩戴在額頭的美人魚翅膀胸針,來自Schafer的好朋友、珠寶藝術家Evangeline AdaLioryn的創作。奇特又充滿未來感的造型,讓更多人記住了這位很有個性的時尚偶像。

    Prada Fall 1999 RTW

    不止是Met Gala,翻翻Schafer以往的紅毯,會發現她還有許多出位又精彩的造型。

    她曾在采訪中說:“我喜歡時尚的變化……每一次穿上新衣服,都是一次重塑自我的機會?!?/p>

    不止是出席活動,《亢奮》劇中Jules那些時髦亮眼的打扮,也有Schafer的幕后功勞。

    劇組曾分享過一支Hunter Schafer和服裝造型師Heidi Bivens的對談短片。Schafer在里面談到,當Bivens詢問自己對劇中造型有什么想法時,她簡直太興奮了,立馬收拾了一大包自己的衣服帶去劇組,還向Bivens推薦了不少受酷兒們歡迎的設計師品牌。

    而Bivens的造型團隊也十分用心,比如Jules那身印象深刻的“天使裝”,靈感來自Claire Danes主演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中的經典造型。而制作這對天使翅膀的工匠,跟90年代為“朱麗葉”做翅膀的是同一位。

    電影《羅密歐與朱麗葉》,1996年

    她們還一起構思了Jules的風格關鍵詞:一開始非常女性化,很多糖果色,啦啦隊的網球裙,喜歡美少女戰士。

    但隨著劇情的推進,整體風格漸漸變得暗黑,剪短了頭發,以及更酷的街頭裝扮。

    劇情和人物性格的轉變,都可以通過服裝和造型展現出來。就像Schafer說的,時尚是讓人保持內外一致的方式。

    至于如何創造一個角色?她的答案是:找到個人經歷中與角色重合的部分,調動自己的經歷和活力來“激活”角色。

    這就是Hunter Schafer,作為非科班出身的新人演員、模特和時尚偶像,她足夠真實,也足夠堅定??梢杂赂业孛鎸ψ晕?,也可以勇敢地追求自我。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一部劇捧紅了她 她卻用自己的風格美出圈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和护士长疯狂作爱
    <input id="ogceq"><tt id="ogceq"></tt></input>